首页 > 图书详情

新媒体与社会(第二十四辑) 社会学 VIP

售价:¥66 ¥88
0人在读 |
0 评分
丛书名:
谢耘耕 陈虹   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  2019-10 出版
ISBN:978-7-5201-5263-1

*温馨提示:此类商品不支持退换货,不支持下载

图书简介 目录 参考文献 音频 视频
《新媒体与社会》集刊是以新媒体与社会为基本研究范畴的学术集刊,为中文社会科学引文索引(CSSCI)来源集刊。本辑“专题报告”聚焦媒介文化,揭示当今媒介文化的发展态势,深入剖析现象背后的社会文化逻辑。“学术沙龙”关注新媒体语境下的知识传播,分别探讨知识传播机制,实践困境与疏导路径,马赛克理论视角下碎片信息在新闻传播中的应用及其影响,社交媒体环境下恐慌性谣言的传播特征与管理策略。“学术沙龙”还聚焦新媒体环境下大学生媒介使用和媒体与社会公共治理问题。“个案研究”就城市网络视听产业与城市品牌形象展开探讨。《新媒体与社会》集刊重视理论与实践相结合,坚持方法创新,为新媒体研究提供交流平台。
[展开]
[1][1]酷鹅用户研究院:《2018年手机红包用户洞察报告》,http://www.askci.com/news/chanye/20180321/100611120180_2.shtml。 [2][2]张咏华:《媒介分析:传播技术神话的解读》,北京:北京大学出版社,2017,第156页。 [3][3]〔英〕汤姆·斯丹迪奇:《从莎草纸到互联网:社交媒体2000年》,林华译,北京:中信出版社,2015,第8页。 [4][4]张腾霄、韩布新:《红色的心理效应: 现象与机制研究述评》,《心理科学进展》2013年第3期,第398-406页。 [5][5]刘昕毓、李雨欣:《新媒体视阈下的春节红包文化变迁》,《东南传播》2015年第7期,第63-65页。 [6][6]施慧:《民间压岁钱习俗小考》,《神州民俗》2010年第2期,第10页。 [7][7]〔英〕盖丽安·多勒、赵彦华编译:《什么是媒介经济学?》,《国际新闻界》2005年第4期,第38-42页。 [8][8]〔英〕曼纽尔·卡斯特:《网络社会的崛起》,夏铸九译,北京: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,2001,第505页。 [9][9]葛金芳:《宋代经济:从传统向现代转变的首次启动》,《中国经济史研究》2005年第1期,第78-86页。 [10][10]包善文:《红包的文化因由》,《档案春秋》2013年第1期,第33-35页。 [11][11]〔英〕艾莉森·艾特瑞尔:《互联网心理学:寻找另一个自己》,于丹妮译,北京:电子工业出版社,2017,第83页。 [12][12]何道宽、蒋原伦:《“生命在于运动 意义成于互动”——关于新媒介文化及思想路径的对话》,《文艺研究》2013年第10期,第69-76页。 [13][13]潘黎勇:《感知的重构——麦克卢汉媒介理论视域中的“微时代”》,《社会科学辑刊》2016年第2期,第145-151页。 [14][14]张进:《论麦克卢汉的媒介生态学思想》,《江西社会科学》2012年第6期,第5-13页。 [15][15]钟科、王海忠、杨晨:《感官营销战略在服务失败中的运用:触觉体验缓解顾客抱怨的实证研究》,《中国工业经济》2014年第1期,第114-126页。 [16][16]电子红包送给谁?长沙一银行推出电子红包引争议[EB/OL].http://news.sina.com.cn/o/2004-10-12/10503894438s.shtml。 [17][17] 〔法〕马克·第亚尼:《非物质社会:后工业世界的设计、文化与技术》,滕守尧译,四川:四川人民出版社,1998,第244页。 [18][18] 〔法〕让-诺埃尔·卡普费雷:《谣言——世界最古老的传媒》,郑若麟译,上海:上海人民出版社,2018,第5页。 [19][19]彭兰:《网络文化的构成及其与现实社会的互动》,《社会科学战线》2011年第7期,第149-158页。 [20][20]旷晓兰:《空间感的失落——约书亚·梅罗维茨的媒介情境论研究》,《东方企业文化》2011年第4期,第176页。 [21][21]刘同舫:《网络文化的精神实质》,《社会科学评论》2005年第6期,第55-60页。 [22][22]微信红包塑造了社交金融游戏,背后是一套技术升级的过程[EB/OL].http://money.163.com/17/0320/08/CFV7AE7V002580S6.html。 [23][23]从“微信红包”看互联网金融[EB/OL].http://views.ce.cn/view/ent/201402/07/t20140207_2253384.shtml。 [24][24]曹磊:《互联网+产业风口》,北京:机械工业出版社,2015,第11页。 [25][25]伍聪:《第四次金融浪潮:互联网金融与中国国运》,北京:中国经济出版社,2017,第157页。 [26][26]微信公布《2017微信春节数据报告》,除夕至初五红包收发量达460亿个[EB/OL].http://tech.qq.com/a/20170203/010341.htm。 [27][27]春节大数据:《2018春节7.68亿人微信收发红包 一个人收到3429个》,http://bigdata.idcquan.com/news/136879.shtml。 [28][28] 〔美〕欧文·戈夫曼:《日常生活中的自我呈现》,黄爱华、冯钢译,浙江:浙江人民出版社,1989,第4页。 [29][29]朱琛:《自我呈现的新涵义与影响因素——基于社交媒体用户自我呈现的文献考察》,《新疆社科论坛》2016年第1期,第99-105页。 [30][30]童慧:《微信的自我呈现与人际传播》,《重庆社会科学》2014年第1期,第102-110页。 [31][31] 2017手机红包新趋势报告:微信、QQ、支付宝、微博哪家强?[EB/OL].http://36kr.com/p/5062973.html。 [32][32]〔英〕詹姆斯·柯兰、娜塔莉·芬顿、德斯·弗里德曼:《互联网的误读》,何道宽译,北京: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,2014,第145页。 [33][33]韩丛耀:《视觉传播研究刍议》,《中国出版》2010年第20期,第36-39页。 [34][34]潘黎勇:《感知的重构——麦克卢汉媒介理论视域中的“微时代”》,《社会科学辑刊》2016年第2期,第145-151页。 [35][35]〔加〕马歇尔·麦克卢汉:《理解媒介》,何道宽译,江苏:译林出版社,2011,第30页。 [36][36]〔美〕周永明:《中国网络政治的历史考察:电报与清末时政》,尹松波、石琳译,北京:商务印刷馆,2013,第194页。 [37][1]〔法〕居伊·德波:《景观社会》,王昭风译,南京:南京大学出版社,2006,第8、8-12、130、3、22页。 [38][2]〔德〕瓦尔特·本雅明:《机械复制时代的艺术作品》,王才勇译,北京:中国城市出版社,2001,第12、5-10页。 [39][3]Elsner,J.,& Elsner,J.Roman Eyes: Visuality & Subjectivity in Art & Text[M].New Jersey: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,2007:2-3. [40][4]〔法〕皮埃尔·布尔迪厄:《关于电视》,许钧译,沈阳:辽宁教育出版社,2000,第1-16页。 [41][5]〔美〕罗伯特·戈夫曼:《“新马克思主义”传记辞典(第一版)》,赵晓杰、李菱、邓玉庄等译,重庆:重庆出版社,1990,第767页。 [42][6]李慧颖:《抖音App的传播依赖研究》,《中国报业》2018年第2期,第45-46页。 [43][7]〔美〕欧文·戈夫曼:《日常生活中的自我呈现》,黄爱华、冯钢译,杭州:浙江人民出版社,1989,第4-5、1-27页。 [44][8]〔德〕于尔根·哈贝马斯:《现代性的哲学话语》,曹卫东译,南京:译林出版社,2011,第20-21、35页。 [45][9] 〔法〕让·鲍德里亚:《为何一切尚未消失?》,张晓明、薛法蓝译,南京:南京大学出版社,2007,第31页。 [46][10]〔美〕阿诺德·盖伦:《技术时代的人类心灵——工业社会的社会心理问题》,何兆武、何冰译,上海:上海科技教育出版社,2003,第80页。 [47][11]Mehdizadeh S.Self-presentation 2.0: narcissism and self-esteem on Facebook[J].Cyberpsychology Behavior & Social Networking,2010,13(4):357-364. [48][12]〔英〕齐格蒙特·鲍曼:《共同体》,欧阳景根译,南京:江苏人民出版社,2003,第1-2页。 [49][13]〔美〕本尼迪克特·安德森:《想象的共同体:民族主义的起源与散布(增订版)》,吴叡人译,上海:上海人民出版社,2011,第17页。 [50][14]许知远:《最愚蠢的一代?互联网和物化,如何摧毁了一代人的头脑》,南京:凤凰出版社,2009,第6页。 [51][15]胡春阳:《网络:自由及其想象——以巴赫金狂欢理论为视角》,《复旦学报(社会科学版)》2006年第1期,第115-121页。 [52][16]〔俄〕巴赫金:《巴赫金全集(第一卷)》,晓河、贾泽林、张杰、樊锦鑫等译,石家庄:河北教育出版社,1998,第54-55页。 [53][17] Van Dijck,J.,“You have one identity”: performing the self on Facebook and LinkedIn[J].Media,Culture & Society,2013,35(2): 199-215. [54][18] 王晓红、任垚媞:《我国短视频生产的新特征与新问题》,《新闻战线》2016年第17期,第72-75页。 [55][19]〔美〕尼尔·波兹曼:《娱乐至死》,章艳译,桂林: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,2004,第10页。 [56][20]〔美〕马歇尔·伯曼:《一切坚固的东西都烟消云散了——现代性体验》,徐大建、张辑译,北京:商务印书馆,2003,第1-13、34、439-461页。 [57][21]〔法〕吉尔·德勒兹:《尼采与哲学》,周颖、刘玉宇译,郑州:河南大学出版社,2016,第287页。 [58][22]〔德〕海德格尔:《林中路,海德格尔文集》,孙周兴、王庆节译,北京:商务印书馆,2015,第244-253,330页。 [59][23]〔美〕赫伯特·马尔库塞:《单向度的人——发达工业社会意识形态研究》,刘继译,上海:上海译文出版社,1989,第1-2页。 [60][24]〔法〕让·鲍德里亚:《生产之镜》,仰海峰译,北京:中央编译出版社,2005,第21页。 [61][1]李宝华、邓年生:《网络表情流行的传播逻辑与话语转向》,《新闻界》2016年第24期,第47页。 [62][2]叶云:《网络表情符号的流变与延展空间》,上海:上海师范大学硕士学位论文,2013,第16-20页。 [63][3]刘胜枝、潘宇:《网络表情包的兴起与发展趋势探析》,《北京邮电大学学报(社会科学版)》2017年第5期,第8-12页。 [64][4]Alecia Woly.Emotional Expression on-line:Gender Difference in Emoticons use[J].Cyberpsychology& Behavior,2008 (Valume3,Issue5):827-829. [65][5]DaantjeDerks,Bos,Gru1mbkow,etc.Emoticons and Online Message Interpretation[J].Social Science Computer Review,2008,26(3):379-382. [66][6]张楠:《巴赫金狂欢理论视阈下的弹幕文化》,《今传媒》2015年第10期,第122页。 [67][7]刘晓伟:《狂欢理论视阈下的微博狂欢研究——以新浪微博“春晚吐槽”现象为例》,《新闻大学》2014年第5期,第107-109页。 [68][8]王妍力:《以狂欢理论解读表情包》,《新媒体研究》2018年第17期,第26-27页。 [69][9]訾宇彤:《“巴赫金狂欢理论视域下”的表情包“制作热”》,《西部广播电视》2017年第5期,第5页。 [70][10]〔苏〕巴赫金:《巴赫金全集·第六卷》,钱中文等译,石家庄:河北教育出版社,1998,第176,6,12页。 [71][11]程正民:《巴赫金的文化诗学》,北京: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,2001,第141页。 [72][12]叶虎:《巴赫金狂欢理论视域下的网络传播》,《理论建设》2006年第5期,第67页。 [73][13]〔苏〕巴赫金:《巴赫金文论》,侈景韩译,北京: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,1996,第78页。 [74][14]庞宏:《人的解放与人的拘禁——对“微博狂欢”现象的马克思主义解读》,《武汉科技大学学报(社会科学版)》2011年第1期,第102-103页。 [75][15]杨巧:《巴赫金狂欢化理论与大众文化》,《世界文学评论》2010年第1期,第214页。 [76][16]〔苏〕巴赫金:《巴赫金全集》第五卷,钱中文等译,石家庄:河北教育出版社,1998,第161-165页。 [77][17]袁也:《解读央视春晚引发的微博狂欢现象》,《现代视听》2013年第2期,第33-35页。 [78][18]〔苏〕巴赫金:《拉伯雷研究》,李兆林,夏忠宪等译,石家庄:河北教育出版社,1998,第94页。 [79][19]〔法〕皮埃乐·布尔迪厄:《关于电视》,许均译,沈阳:辽宁教育出版社,2000,第82页。 [80][20]〔法〕米歇尔·福柯:《权力的眼睛——福柯访谈录》,严锋译,上海:上海人民出版社,1997,第228页。 [81][21]〔美〕乔纳森·特纳等:《情感社会学》,孙俊才、文军译,上海:上海人民出版社,2007,第9-10页。 [82][22]〔法〕古斯塔夫·勒庞:《乌合之众》,戴光年译,北京:新世界出版社,2010,第2页。 [83][23]梁锋:《容器人》,《新闻前哨》2014年第3期,第91页。 [84][24]赵毅衡:《异化符号消费:当代文化的符号泛滥危机》,《社会科学战线》2012年第10期,第142页。 [85][25]〔美〕尼尔·波兹曼:《娱乐至死》,章艳、吴燕筵译,桂林: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,2009,第196页。 [86][1]辛仪烨:《流行语的扩散:从泛化到框填——评本刊2009年的流行语研究,兼论一个流行语研究框架的建构》,《当代修辞学》2010年第2期,第33-49页。 [87][2]方毅华、罗鹏:《“年度十大网络流行语”编码规律解析》,《现代传播》(中国传媒大学学报)2011年第12期,第77-80页。 [88][3]林纲:《海峡两岸网络新闻语篇流行语模因的互文性分析》,《新闻界》2015年第13期,第53-56页。 [89][4]曾润喜、魏冯:《“互联网+”缘何爆红?——基于网络流行语舆情表征的互文性解读》,《情报杂志》2016年第4期,第55-59页。 [90][5]夏中华:《关于流行语流行的基本理据的探讨——基于近三十年汉语流行语的考察与分析》,《语言文字应用》2010年第2期,第89-96页。 [91][6]叶虎:《微传播环境下我国网络流行语论析》,《现代传播(中国传媒大学学报)》2016年第7期,第62-68页。 [92][7]曾一果、李立:《超文本奇观与符号游戏——对新媒体青年恶搞文化的媒介文本研究》,《浙江传媒学院学报》2013年第2期,第12-18页。 [93][8]〔美〕乔治·赫伯特·米德:《心灵、自我与社会》,霍桂恒译,南京:译林出版社,2012,第83-84页。 [94][9]向莲君:《话语与权力视角下的网络流行词“小鲜肉”研究》,《新媒体与社会》2017年第1期,第192-202页。 [95][10]曹晋、徐璐、许一凡:《网络媒体“更年期”修辞与转型中国的市场经济》,《陕西师范大学学报(哲学社会科学版)》2015年第3期,第144-152页。 [96][11]曹晋、徐婧、黄傲寒:《新媒体、新修辞与转型中国的性别政治、阶级关系:以“绿茶婊”为例》,《新闻大学》2015年第2期,第50-59页。 [97][12]曹晋、徐婧:《网络新修辞与转型中国的性别秩序重塑及阶层关系重构——以“屌丝”为例》,《当代传播》2015年第5期,第26-31页。 [98][13]王佳鹏:《在狂欢感受与僵化结构之间——从网络流行语看网络青年的社会境遇与社会心态》,《中国青年研究》2016年第4期,第83-89页。 [99][14]王斌:《身体化的网络流行语:何为与为何——一个青年亚文化的社会学解读》,《中国青年研究》2014年第3期,第69-73页。 [100][15]蒋建国:《油腻中年男的媒介呈现、认知标签与社会化戏谑》,《探索与争鸣》2018年第1期,第123-127页。 [101][16]张国良:《20世纪传播学经典文本》,上海:复旦大学出版社,2003,第423-430页。 [102][17]〔法〕让·鲍德里亚:《消费社会》,刘成富、全志钢译,南京:南京大学出版社,2014,第141-145、111-121、134-135页。 [103][18] Dahlberg,L.The Internet and democratic discourse: exploring the prospects of online deliberative forums extending the public sphere [J].Information Communication & Society,2001,4(4):615-633. [104][19]胡泳:《众声喧哗 网络时代的个人表达与公共讨论》,桂林: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,2008,第225-230页。 [105][20]〔美〕欧文·戈夫曼:《污名 受损身份管理札记》,宋立宏译,北京:商务印书馆,2009,第3页。 [106][21]姚新亮:《污名 差异政治的主体建构及其日常实践》,北京: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,2017,第73页。 [107][1]胡适:《我们对于西洋近代文明的态度》,《胡适全集》(第3卷),合肥:安徽教育出版社,2003,第2页。 [108][2]梁漱溟:《东西文化及其哲学》,《梁漱溟全集》(第1卷),济南:山东人民出版社,1989,第352页。 [109][3]梁漱溟:《中国社会构造问题》,《梁漱溟全集》(第5卷),济南:山东人民出版社,1992,第843页。 [110][4]〔美〕劳伦斯·格罗斯伯格:《文化研究的未来》,庄鹏涛等译,北京: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,2018,第177-178页。 [111][5]陈卫星:《传播与媒介域:另一种历史阐释》,《普通媒介学教程》,北京:清华大学出版社,2014,第9页。 [112][6]〔英〕尼克·库尔德利:《媒介、社会与世界:社会理论与数字媒介实践》,何道宽译,上海:复旦大学出版社,2014,第38-57页。 [113][7]芮必峰、周彤:《关于媒介的实践哲学》,《中国社会科学报》2015年5月6日。 [114][8]〔法〕雷吉斯·德布雷:《媒介学宣言》,黄春柳译,南京:南京大学出版社,2016,第6-17页。 [115][9]陈先红:《论媒介即关系》,《现代传播》2006年第3期,第54页。 [116][10]赵旭东:《文化实践、图式与“关系”建构——以河北白洋淀地区两村落的个案分析为例》,《开放时代》2009年第3期,第116-128页。 [117][11]王颖吉:《传播与媒介文化研究方法》,北京:清华大学出版社,2017,第346页。 [118][12]〔英〕多米尼克·斯特里纳蒂(Dominic Strinati):《通俗文化理论导论》,阎嘉译,北京:商务印书馆,2014,第288页。 [119][13]胡翼青:《论文化向度与社会向度的传播研究》,《新闻与传播研究》2012年第3期,第4页。 [120][14]金元浦:《文化生产力与文化产业》,《求是》2002年第20期,第39页。 [121][15]〔法〕埃德加·莫兰:《时代精神》,陈一壮译,北京:北京大学出版社,2011,第41-45页。 [122][16]〔英〕齐格蒙特·鲍曼:《作为实践的文化》,郑莉译,北京:北京大学出版社,2009,第258页。 [123][17]郝立新、路向峰:《文化实践初探》,《哲学研究》2012年第6期,第117页。 [124][18]〔奥〕胡塞尔:《生活世界现象学》,倪梁康译,上海:上海译文出版社,2002,第153页。 [125][19]肖瑛:《中国社会变迁研究的视角转换》,《中国社会科学》2014年第9期,第88页。 [126][20]胡翼青:《论传播政治经济学的洞见与局限》,《新闻界》2017年第1期,第48页。 [127][21]〔加〕文森特·莫斯可:《传播政治经济学》,胡春阳等译,上海:上海译文出版社,2013,第3-282页。 [128][22]曹晋、赵月枝:《传播政治经济学的学术脉络与人文关怀》,《南开学报》2008年第5期,第34页。 [129][23]党圣元:《网络文学研究的当下困境与理论突围》,《江西社会科学》2017年第4期,第96页。 [130][24]欧阳友权、欧阳文风:《物联网的形上之思》,《求索》2010年第9期,第182页。 [131][25]〔德〕许茨(Alfred Schutz):《社会实在问题》,霍桂桓、索昕译,北京:华夏出版社,2001,第283页。 [132][26]樊浩:《伦理道德,如何才是发展》,《道德与文明》2017年第4期,第5页。 [133][27]刘卫东:《“一带一路”战略的科学内涵与科学问题》,《地理科学进展》2015年第5期,第538页。 [134][28]〔英〕吉登斯:《现代性的后果》,田禾译,南京:译林出版社,2011,第56-57页。 [135][29]〔英〕约翰·汤姆林森:《全球化与文化》,郭英剑译,南京:南京大学出版社,2002,第1页。 [136][30]金岳霖:《论道》,载《中国现代学术经典:金岳霖卷》(上册),石家庄:河北教育出版社,1996,第209-212页。 [137][31]樊浩:《“我们”,如何在一起?》,《东南大学学报》2017年第1期,第5页。 [138][1]张艺:《知识与知识传播》,《现代哲学》2001年第3期,第41-43页。 [139][2]刘印房:《当代知识分子的人际失谐与群体认同:中国社会转型时期的“文人相轻”问题研究》,北京: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,2011,第1页。 [140][3]彭兰:《“新媒体”概念界定的三条线索》,《新闻与传播研究》2016年第3期,第120-125页。 [141][4]张晓青、张值禾、相春艳:《基于Web2.0的知识传播研究》,《现代传播》2010年第4期,第123-126页。 [142][5]郭强:《现代知识社会学》,北京:中国社会出版社,2000,第10页。 [143][6]郭强:《知识与行动的结构性关联——吉登斯结构化理论的改造性阐述》,上海:上海大学出版社,2009,第165页。 [144][7] Nonaka I.& Takeuchi H.,The Knowledge Creation Company: How Japanese Companies Create the Dynamics of Innovation[M].New York: Oxford University Press,1995:21-56. [145][8] Davenport T.H.& Prusak L.,Working Knowledge: How Organizations Manage What They Know[M].Boston: Harvard Business School Press,2000. [146][9] Donohue G.A.Tichenor P.J.& Olien C.N.,Mass Media and Information Flow: The Knowledge Gap Hypothesis Reconsidered[J].Public Opinion Quarterly,1974,38(3):483. [147][10] Pan Z.& Mcleod J.M.,Multilevel Analysis in Mass Communication Research[J].Communication Research,1991,18(2):140-173. [148][11]杨瑞仙:《web2.0环境下知识交流模式与规律研究》,河南:郑州大学出版社,2013,第1页。 [149][12]倪延年:《论知识传播事业的五大构成要素》,《江苏图书馆学报》2012年第1期,第5-9页。 [150][13]周庆山:《文献传播学》,北京:书目文献出版社,1997,第4页。 [151][14]苏力:《中国当代公共知识分子的社会建构》,《社会学研究》2003年第2期,第101-113页。 [152][15]〔英〕弗兰克·富里迪:《知识分子都到哪里去了》,戴从容译,江苏:江苏人民出版社,2005,第34页。 [153][16]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:《第43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》,http://www.cnnic.cn/gywm/xwzx/rdxw/20172017_7056/201902/t20190228_70643.htm。 [154][17]张志伟:《媒介革命与知识分子地位的演变》,《中国教育报》2001年5月24日第7版。 [155][18]陶东风:《知识分子与社会转型》,河南:河南大学出版社,2004,第2页。 [156][19]林毓生:《中国传统的创造性转化》,北京:生活·读书·新知三联书店,1988,第8-13页。 [157][20]王岳川:《后现代知识转型与知识分子危机》,《学术月刊》1994年第2期,第69-74页。 [158][21]贺颖、陈士俊:《认知结构在知识管理中的转变》,《情报科学》2006年第12期,第1790-1795页。 [159][22]欧阳剑:《从知识传播通路整合到泛在知识传播——网络知识传播新趋势》,《情报探索》2013年第6期,第20-23页。 [160][23]吕世国:《基于网络社区知识共享过程中的伪知识成因研究》,《科技创业月刊》2014年第12期,第181-183页。 [161][24]吴国林:《论知识的不确定性》,《学习与探索》2002年第1期,第14-18页。 [162][25]滕广青、田依林、董立丽、张凡:《知识组织体系的解构与重构》,《情报理论与实践》2011年第9期,第15-18页。 [163][26]〔美〕温伯格·戴维:《新数字秩序的革命》,张岩译,北京:中信出版社,2008,第103页。 [164][27]廖开际、赵兴庐、杨建梅:《基于耗散结构理论的知识大众生产系统演化机制研究》,《科学学与科学技术管理》2009年第7期,第106-110页。 [165][28]雷启立:《“微传播”时代的文化特质》,《编辑学刊》2010年第4期,第27-31页。 [166][29]郑满宁:《公共事件在微信社群的传播场域与话语空间研究》,《国际新闻界》2018年第4期,第78-98页。 [167][30]曹海峰:《微传播时代传统文化的传承与认同建构研究》,《学习与实践》2018年第4期,第133-140页。 [168][31]谢进川:《微传播监视的政治与社会分析》,《新闻界》2016年第1期,第62-66页。 [169][32]段晶晶:《新媒介与知识的社会构建辨识框架——解读基于关系属性的传播特征》,《现代传播》2012年第11期,第105-110页。 [170][33]任慧、曹珊、李巍霞:《媒介内容产业生产趋势、困境与治理机制研究——基于新媒体传播生态的思考》,《现代传播》2014年第12期,第57-60页。 [171][1]韦景竹:《马赛克理论及其发展》,《保密工作》2013年第3期,第39-40页。 [172][2]What is the“moasic theory”[G/OL].http://www.investopedia.com/terms/m/moasic theory.asp. [173][3]harles N.Davis,Michelle Albert.Using secrecy to fight terrorism?Access,homeland security,and the“mosaic theory” as a rationale for closure[J].Journal of Media & Cultural Studies,2011(4):251-259. [174][4]Orin S.Kerr.The Mosaic Theory of the Fourth Amendment[J].Michigan Law Review,2012:331-354. [175][5]徐顽强、杨敏:《新媒体信息碎片化对政府监督的危机与转机》,《现代情报》2014年第6期,第48、51-55页。 [176][6]David E.Pozen.The Mosaic Theory,National Security,and the Freedom of Information Act[J].The Yale Law Journal,2005:628-679. [177][7]彭兰:《社会化媒体与媒介融合的双重挑战》,《新闻界》2012年第1期,第3-5页。 [178][8]女孩见网友那会一百万系谣言,配图实为旧图拼凑[EB/OL].新华网.[2017-07-06],http://news.cctv.com/2017/07/06/ARTIuRdnHenMnto3wULe3up7170706.shtml。 [179][9]P.Brooks Fuller.Mosaic Theory and Cyberharassment: Using Privacy Principles to Clarify the Law of Digital Harms and Free Speech[J].Communication Law and Policy,2017(11):1-32. [180][10]周松青:《试论网络群体性事件中个人信息的滥用与救济》,《北京社会科学》2013年第2期,第11-16页。 [181][11]徐敬宏、侯伟鹏、程雪梅、王雪:《微信使用中的隐私关注、认知、担忧与保护:基于全国六所高校大学生的实证研究》,《国际新闻界》2018年第5期,第160-176页。 [182][1] 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:《第42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》,http://www.cnnic.net.cn/hlwfzyj/hlwxzbg/hlwtjbg/201808/t20180820_70488.htm,2018-8-20。 [183][2] 陈力丹、谭思宇、宋佳益:《社交媒体减弱政治参与——“沉默螺旋”假说的再研究》,《编辑之友》2015年第5期,第5-10页。 [184][3]徐煜、金兼斌:《社会化媒体的发展及其社会影响》,《传媒》2013年第6期,第9-13页。 [185][4] 周凯、李斐:《社交媒体与政治参与——一个理论框架的建构》,《编辑之友》2017年第7期,第54-59页。 [186][5]Williams D.On and Off the' Net: Scales for Social Capital in an Online Era [J].Journal of Computer-mediated Communication,2006,11(2):593-628. [187][6] Kenski K.,et al.,The Obama Victory: How Media,Money and Message Shaped the 2008 Elections [M].Oxford University Press,2010: 251-287. [188][7] Bimber B.,“Digital Media in the Obama Campaigns of 2008 and 2012” [J]. Journal of Information Technology & Politics,2014(2): 130-150. [189][8] Cogburn D.L.,et al.“From Networked Nominee to Networked Nation” [J].Journal of Political Marketing,2011(1): 189-213. [190][9] Tufekci Z.,Wilson C.Social Media and the Decision to Participate in Political Protest[J].Journal of Communication,2012(2): 363-379. [191][10]杜仕菊、曹娜:《论微博时代的公民政治参与》,《上海市社会主义学院学报》2012年第1期,第56-60页。 [192][11]陆斗细、杨小云:《围观式政治参与:一种新的政治参与形式》,《领导科学》2013年第27期,第20页。 [193][12]吕德文:《媒介动员、钉子户与抗争政治:宜黄事件再分析》,《社会》2012年第3期,第129-170页。 [194][13]刘小燕:《社交媒体在社会事件中的“动议”释放》,《山西大学学报(哲学社会科学版)》2013年第6期,第133-140页。 [195][14] 刘海龙:《沉默的螺旋是否会在互联网上消失》,《国际新闻界》2001年第5期,第62-67页。 [196][15] Norris P.,Digital Divide: Civic Engagement,Information Poverty,and the Internet Worldwide [M].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,2001: 3-25. [197][16] 韩晓宁、吴梦娜:《微博使用对网络政治参与的影响研究:基于心理和工具性视角》,《国际新闻界》2013年第11期,第88-102页。 [198][17] 周凯、刘伟、凌惠:《社交媒体、“沉默螺旋”效应与青年人的政治参与——基于25位香港大学生的访谈研究》,《现代传播-中国传媒大学学报》2016年第5期,第143-148页。 [199][18]Portes A.,Social Capital: Its Origins and Applications in Modern Sociology [J]. Annual Review of Sociology,1998,24(1):1-24. [200][19] 高虹、陆铭:《社会信任对劳动力流动的影响——中国农村整合型社会资本的作用及其地区差异》,《中国农村经济》2010年第3期,第12-24页。 [201][20]Ellison N.B.,Steinfield C.,Lampe C.,The Benefits of Facebook “Friends:” Social Capital and College Students' Use of Online Social Network Sites[J].,2007,12(4): 1143-1168. [202][21]Steinfield C.,Ellison N.B.,Lampe C.,Social Capital,Self-esteem,and use of Online Social Network Sites: A Longitudinal Analysis [J].,2008,29(6):434-445. [203][22]Valenzuela S.,Park N.,Kee K.F.,Is There Social Capital in a Social Network Site?: Facebook Use and College Students' Life Satisfaction,Trust,and Participation[J].,2009,14(4): 875-901. [204][23]Ellison N.,Steinfield C.,Spatially Bounded Online Social Networks and Social Capital: The Role of Facebook[C]// Conference of the International Communication Association.2006:35-46. [205][24] 郭羽:《线上自我展示与社会资本:基于社会认知理论的社交媒体使用行为研究》,《新闻大学》2016年第4期,第67-74页。 [206][25]Ellen Quintelier,Sara Vissers.The Effect of Internet Use on Political Participation: An Analysis of Survey Results for 16-Year-Olds in Belgium [J].,2008 (4): 411-427. [207][26]Tetsuro Kobayashi,Ken'ichi Ikeda,Kakuko Miyata.Social capital online: Collective use of the Internet and reciprocity as lubricants of democracy [J].,2006,9(5):582-611. [208][27]Fei Shen,Ning Wang,Zhongshi Guo,et al.,Online Network-Size,Efficacy,and Opinion Expression: Assessing the Impacts of Internet Use in China [J].,2009 (4): 451-476. [209][28]Lei Chi,Wai Kin Chana,Gim Seowb,Kinsun Tamc,Transplanting Social Capital to the Online World: Insights from Two Experimental Studies[J].,2009(3): 214-236. [210][29]Wojcieszak M.,“Carrying Online Participation Offline”—Mobilization by Radical Online Groups and Politically Dissimilar Offline Ties [J].,2009,59(3):564-586. [211][30]Cross,R.,Parker,A.,& Sasson,L., [M].Oxford: Oxford University Press,2003. [212][31]Klein,H.K.,Tocqueville in Cyberspace: Using the Internet for Citizen Associations [J].,1999,15(4):213-220. [213][32]Norris P.,The Bridging and Bonding Role of Online Communities[J].,2002,7(3):3-13. [214][33] 梁刚:《社会资本视角下我国大学生网络政治参与研究》,《中国青年政治学院学报》2013年第3期,第48-51页。 [215][34]Skoric M.M.,Ying D.,Ying N.,Bowling Online,Not Alone: Online Social Capital and Political Participation in Singapore [J].,2009,14(2):414-433. [216][35]Contractor N.,Monge P.,Using multi-theoretical multilevel (mtml) models to study adversarial networks [C]// Dynamic Social Network Modeling and Analysis: Workshop Summary and Papers.2003:324-344. [217][36] 吴光芸:《社会资本理论视角下的政治参与》,《晋阳学刊》2006年第6期,第16-20页。 [218][37] 陈丝丝:《大学生公共事件微博参与及其人格特质的关系研究》,西南大学硕士学位论文,2014年。 [219][38] 李静:《社交媒体使用对社会资本的影响机制研究——基于上海10所高校的实证调查分析》,《新媒体与社会》2018年第1期,第142-155页。 [220][39]Hu,L.T.,& Bentler,P.M.,Cutoff criteria for fit indexes in covariance structure analysis: Conventional criteria versus new alternatives [J].,1999,6(1):1-55. [221][40] 李静、谢耘耕:《大学生在社会热点事件中的社交媒体传播行为研究——基于上海十所高校的实证调查分析》,《新闻记者》2018年第1期,第90-96页。 [222][1]习近平在全国高校思想政治工作会议上强调:把思想政治工作贯穿教育教学全过程 开创我国高等教育事业发展新局面[EB/OL].http://dangjian. people.com.cn/n1/2016/1209/c117092-28936962.html。 [223][2]黄堂红:《中国的教育技术是什么——对“现代教育技术”概念的思考》,《中国电化教育》2000年第1期,第6-9页。 [224][3]仲素梅、胡玉霞:《论新媒体时代的高校思想政治教育》,《教育探索》2009年第9期,第114-115页。 [225][4]王泽羽、杨玲:《网络时代思想政治教育面临的挑战及对策——来自传播学视角的全新思考》,《黑龙江高教研究》2004年第7期,第113-115页。 [226][5]刘虹、周伶:《手机新媒体对未成年人思想道德建设的影响及对策》,《现代教育管理》2010年第2期,第96-98页。 [227][6]徐晓鹃、黄基鑫:《运用校园手机报开展大学生思想政治教育的路径探索》,《教育理论与实践》2011年第27期,第34-35页。 [228][7]胡余波、徐兴、赵芸、郑欣易:《手机媒体的大学生思想政治教育模式探索》,《中国青年研究》2010年第8期,第100-103页。 [229][8]李艺:《教育媒体形式的应用及展望》,《中国电化教育》1998年第2期,第22-25,98页。 [230][9]李艺、刘成新:《媒体的存在于嬗变论》,《中国电化教育》1998年第11期,第19-21页。 [231][10]沈逸:《正确认识多媒体——兼议中小学媒体的开发应用》,《中国远程教育》1999年第12期,第45-47、50页。 [232][11]黎陆昕、安国启:《媒体嬗变与青年倾向化问题》,《中国青年研究》1998年第3期,第14-16页。 [233][12]廖志诚:《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的有效传播》,《福建师范大学学报(哲学社会科学版)》2008年第1期,第18-23页。 [234][13]蔡惠福、刘大勇:《建设社会主义文化强国须搞好核心价值观的对外传播》,《红旗文稿》2012年第5期,第12-15页。 [235][14]郑萌萌:《基于新媒体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传播研究》,郑州大学博士学位论文,2016,第27-28页。 [236][15]康宁、张志君、王涛、张婧莹:《加强网上思想舆论阵地建设,提高对青少年网民的引导能力》,《教育研究》2008年第10期,第39-42页。 [237][16]王磊:《加强大学生网络思想政治教育》,《高校理论战线》2009年第11期,第49-50页。 [238][17]丁慧民:《新媒体背景下大学生思想政治教育的导向力研究》,《学校党建与思想教育》2010年第8期,第45-46页。 [239][18]龚涛、徐建军:《新媒体与主体间性大学生思想政治教育》,《社会科学家》2010年第11期,第126-129页。 [240][19]季海菊:《共享社区:新媒体时代高校思想政治教育的模式选择》,《学海》2010年第6期,第187-192页。 [241][20]王学俭、张哲:《“后现代阅读”背景下的大学生思想政治教育工作研究》,《高等教育研究》2011年第4期,第86-90页。 [242][21]王树荫:《提高大学生思想政治教育实效性的有益尝试》,《思想教育研究》2011年第7期,第35页。 [243][22]吕剑红、张贻发、戴雪飞:《高校宣传思想工作质量评价体系》,《湖南社会科学》2011年第1期,第183-185页。 [244][23]戴雪飞、张贻发:《高校宣传工作质量评估研究》,《学校党建与思想教育》2012年第3期,第67-68页。 [245][24]徐长玲:《新时期利用网络媒体开展党史宣传的探讨》,《中国报业》2012年第1期,第159-160页。 [246][25]〔法〕居伊·德波、王昭凤译:《景观社会》,江苏:南京大学出版社,2006。 [247][26]邵培仁、杨丽萍:《媒介地理学:媒介作为文化图景的研究》,北京:中国传媒大学出版社,2010。 [248][27]胡欣红:《迟交作业引发的师生论文辩论也精彩》,《光明日报》2018年10月25日。 [249][28]柯锐:《迟交作业“论文对话”在哪里打动了我们》,《中国青年报》2018年10月25日。 [250][29]郭林、黄鑫:中西方政府新闻言论的话语方式[C]//《中国传媒大学第四届全国新闻学与传播学博士生学术研讨会论文集》,《中国北京》2019年第4期,第319-326页。 [251][30]张奇勇、卢家楣:《情绪感染的概念与发生机制》,《心理科学进展》2013年第9期,第1596-1640页。 [252][31]钟智锦、李艳红、曾繁旭:《媒介对公众参与的作用:比较互联网和传统媒体》,《传播与社会学刊》2014年第28期,第95-119页。 [253][1]〔美〕W.兰斯·本奈特、罗伯特·M.恩特曼主编:《媒介化政治:政治传播新论》,董关鹏译,北京:清华大学出版社,2011,第26页。 [254][2]〔美〕凯文·凯利:《失控:全人类的最终命运和结局》,张行舟等译,北京:电子工业出版社,2016,第40页。 [255][3]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:《第40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》,2017年8月4日。 [256][4]《中国大百科全书·政治学》,北京: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,1992,第502页。 [257][5]刘笑言、郝东明:《体制·文化·过程:当下中国政治生态现状的三维审视》,《社会科学》2016年第11期,第34-43页。 [258][6]全国政务微博账号近28万 政务微信公号已逾10万[N],《人民日报·海外版》2016年1月23日。 [259][7]Susan L.Shirk ed.,Changing Media,Changing China[M].New York: Oxford University Press,2011:23. [260][8]〔美〕罗纳德·英格尔哈特:《现代化与后现代化——43个国家的文化、经济与政治变迁》,严挺译,北京: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,2013,第10页。 [261][9]《马克思恩格斯选集》(第1卷),北京:人民出版社,2012,第403-404页。 [262][10]韦政通:《伦理思想的突破》,北京: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,2005,第204、183页。 [263][11]〔美〕赫伯特·阿特休尔:《权力的媒介》,黄煜、裘志康译,北京:华夏出版社,1989,第181页。 [264][12]〔美〕迈克尔·G.罗斯金等:《政治学与生活》,林震等译,北京: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,2014,第160页。 [265][13]〔美〕科恩:《论民主》,聂崇信、朱秀贤译,北京:商务印书馆,1988,第183页。 [266][14]郝宇青:《“互联网+”对当代中国社会转型的影响》,《华东师范大学学报(哲学社会科学版)》2017年第3期,第18页。 [267][15]〔美〕摩伊希斯·奈姆:《微权力》,陈森译,台北:商周出版股份有限公司,2015,第312-313页。 [268][16]潘小娟、张辰龙主编:《当代西方政治学新词典》,长春:吉林人民出版社,2001,第419、420页。 [269][17]何威:《略论民意的形成》,《当代传播》2003年第4期,第76-78页。 [270][18]刘文富:《网络政治——网络社会与国家治理》,北京:商务印书馆,2002,第296-297页。 [271][19]〔美〕詹姆斯·R.汤森、布兰特利·沃马克:《中国政治》,顾速、董方译,南京:江苏人民出版社,1996,第76页。 [272][20]刘奇葆:《基层思想政治工作要强起来》,《思想政治工作研究》2015年第11期,第4-8页。 [273][21]纪淑云:《中国共产党“生命线”理论的来龙去脉》,《光明日报》2014年5月7日。 [274][22]闫帅:《回应性政府发展——中国从发展型政府到服务型政府的转型观察》,北京: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,2015,第192页。 [275][23]全球调查显示中国网民最勤奋[EB/OL],凤凰网,2011-04-14,http://tech.ifeng.com/v/detail_2011_04/14/5742905_0.shtml。 [276][24]王一:《微信症候群正在袭来:不在微信中进化就在微信外落伍?》,《解放日报》2016年1月18日。 [277][25]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:《第39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》,2017年1月22日。 [278][1]Peter Bachrach and Morton Baratz,Two Faces of Power,American Political Science Review,1962.56(4):947-52. [279][2] 〔美〕约翰·W.金登:《议程、备选方案与公共政策》,丁煌、方兴译,北京,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,2004,第142页。 [280][3] 〔美〕詹姆斯·E.安德森:《公共政策制定》,谢明等译,北京,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,2009,第102页。 [281][4]Dahl,R.A.,,Chicago: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.1956. [282][5] Markoff,John,Where and When Was Democracy Invented? ,1999,41: 660-690. [283][6] Markoff,John,,Pine Forge Press,1996. [284][7] Erikson,Robert S.,Gerald C.Wright,Jr.and John P.Mclver,,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,1993: 1. [285][8] Bok,Derek,Measuring the Performance of Government,,Joseph S.Nye,Jr.Philip D.Zelikow and David C.King,editors,Harvard University Press,1997,55-76. [286][9] Roger W.,Cobb and Charles D.Elder,,2nd ed.,Baltimore:Johnes Hopkins University Press,1983: 85. [287][10]刘伟:《当代中国政策议程创建模式发展研究》,国家行政学院出版社,2012,第81-91页。 [288][11] Burstein Paul,The Impact of Public Opinion on Public Policy: a Review and an Agenda,,2003,56:29-40. [289][12] Manza,Jeff and Fay Lomax Cook,A Democratic Polity? Three Views of Policy Responsiveness to Public Opinion in the United States,,2002,30:630-667. [290][13] Page,Benjamin,The Semi-Sovereign Public,.Jeff Manza,Fay Lomax Cook and Benjamin l.Page,editors.Oxford University Press,2002:325-344. [291][14] Burstein,Paul,.New York: Cambridge,2014. [292][15] Jason Barabas,Democracy's Denominator: Reassessing Responsiveness with Public Opinion on the National Policy Agenda,,Volume 80,Issue 2,2016,437-459. [293][16] Page,Benjamin,The Semi-Sovereign Public,,Jeff Manza,Fay Lomax Cook and Benjamin l.Page,editors.Oxford University Press,2002:325-335. [294][17] Paul Burstein,,Oxford University Press,Social Forces,2006,84(4):2273-2289. [295][18] Domhoff G.,William,2000,Mayfield Publishing,1998:171. [296][19] Domhoff G.William,The Power Elite,Public Policy,and Public Opinion.,Jeff Manza,Fay Lomax Cook and Benjamin,Page,editors.Oxford University Press,2002:124-137. [297][20] McConnell,G.,,New York: Random House.1966. [298][21] Hardin,R.,,Baltimore: Johns Hopkins University Press,1982. [299][22] Krehbiel,Keith,,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,1997. [300][23] Soule,Sarah A.,and Susan Olzak,When Do Movements Matter? The Politics of Contingency and the Equal Rights Amendment,,2004,69(4): 473-97. [301][24] Soule,Sarah A.,and Brayden G.,King,The Stages of the Policy Process and the Equal Rights Amendment,1972-1982,,2006,111(6): 1871-09. [302][25]Agnone,Jon,Amplifying Public Opinion: The Policy Impact of the U.S. Environmental Movement,,2007.84(4): 1593-17. [303][26] Giugni,Marco,Doug McAdam and Charles Tilly,Editors,,University of Minnesota Press,1999. [304][27] 王绍光:《中国公共政策议程设置的模式》,《中国社会科学》2006年第5期,第86-99页。 [305][28] Andrew C.Mertha,,Cornell University Press,2008. [306][29]Andrew C.Mertha,,Cornell University Press,2008. [307][30] Burstein,Paul,and William Freudenburg,Changing Public Policy: The Impact of Public Opinion,Antiwar Demonstrations,and War Costs on Senate Voting on Vietnam War Motions, 1978,84: 99-122. [308][31] McAdam,Doug and Yang Su,The War at Home: Antiwar Protests and Congressional Voting,1965 to 1973,,2002,67: 696-721. [309][32] Burstein,Paul,,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,1985. [310][33] Burstein,Bringing the Public Back In: Should Sociologists Consider the Impact of Public Opinion on Public Policy? ,1998,77: 27-62. [311][34] Roger W.Cobb and Charles D.Elder,,2nd ed.,Baltimore:Johnes Hopkins University Press,1983: 85. [312][35] Brain W.Hogwood and Levis A.Gunn,,Oxford: Oxford University Press,1984: 68. [313][36] 〔美〕约翰·W.金登:《议程、备选方案与公共政策》,丁煌、方兴译,北京: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,2004年,第20-21页。 [314][37] 〔美〕拉雷·N.格斯顿:《公共政策的制定程序和原理》,朱子文译,重庆:重庆出版社,2001,第25页。 [315][38] 王来华:《舆情问题研究论略》,《天津社会科学》2004年第2期,第78-81页。 [316][39] Page,Benjamin l,The Semi-Sovereign Public,,Jeff Manza,Fay Lomax Cook and Benjamin l.Page,editors,Oxford University Press,2002:325-335. [317][40] 〔美〕约翰·W.金登:《议程、备选方案与公共政策》,丁煌、方兴译,北京: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,2004。 [318][41] 王春福:《论决策的科学化和民主化的统一》,《政治学研究》2004年第4期,第108-112页。 [319][42] 〔美〕潘恩:《潘恩选集》,马清槐等译,商务印书馆,1981,第264页。 [320][43] Brain W.Hogwood and Levis A.Gunn,,Oxford: Oxford University Press,1984: 68. [321][44] 〔美〕拉雷·N.格斯顿:《公共政策的制定程序和原理》,朱子文译,重庆:重庆出版社,2001。 [322][45] Roger W.,Cobb and Charles D.Elder,,2nd ed.,Baltimore:Johnes Hopkins University Press,1983. [323][46] Erikson,Robert S.,Gerald C.Wright,Jr.and John P.Mclver,,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.1993. [324][47] Dahl,R.A.,,Chicago: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,1956. [325][48] Brain W.Hogwood and Levis A.Gunn,,Oxford: Oxford University Press,1984: 68. [326][1] 郑杭生:《社会学概论新修(第四版)》,北京: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,2013,第362页。 [327][2] 吕鹏、许子妍:《国外网络群体事件类型研究综述》,《晋阳学刊》2019年第1期,第117页。 [328][3] 〔德〕刘易斯·科塞:《社会学导论》,杨心恒等译,天津:南开大学出版社,1990,第555页。 [329][4]黄河、康宁:《移动互联网环境下群体极化的特征和生发机制——基于“江歌案”的内容分析》,《国际新闻界》2019年第2期,第40页 [330][5]于建嵘:《当前我国群体性事件的主要类型及其基本特征》,《中国政法大学学报》2009年第6期,第114页。 [331][6] 中国网信网:CNNIC发布第43次《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》[EB/OL],http://www.cac.gov.cn/2019-02/28/c_1124175686.htm。 [332][7] 揭萍、熊美保:《网络群体性事件及其防范》,《江西社会科学》2007年第9期,第239页。 [333][8] 王扩建:《网络群体性事件:特性、成因及对策》,《中共南京市委党校学报》2009年第5期,第55页。 [334][9] 陶鹏:《网络文化与虚拟社会管理》,郑州:河南人民出版社,2014。 [335][10] 林凌:《网络群体事件传播机制及其应对策略》,《学海》2010年第5期,第19页。 [336][11] 史希来:《属性数据分析引论》,北京:北京大学出版社,2006,第28页。 [337][12] 程萍、靳丽娜:《网络谣言的传播及控制策略》,《编辑之友》2013年第8期,第80页。 [338][13] 孙军正、冯民科:《银行攻关执行官》,北京:中国财富出版社,2016,第14页。 [339][14] 李树仁、杨涛等:《网络与风险》,北京:气象出版社,2011,第140页。 [340][15] 唐亚林、李瑞昌、朱春等:《社会多元、社会矛盾与公共治理》,上海:上海人民出版社,2015,第27页。 [341][16] 陈伟、熊波:《网络谣言型涉众事件:传播机理、罪罚及调整》,《西南民族大学学报》2018年第4期,第146页。 [342][17] 任福兵:《网络社会危机传播原理》,上海:华东理工大学出版社,2017,第151页。 [343][18]〔法〕勒庞:《乌合之众——大众心理研究》,波洛译,北京:中国华侨出版社,2013。 [344][19] 洪明洲:《管理个案、理论、辩证=Management》,北京:经济管理出版社,2016。 [345][20] 刘佳磊:《从〈乌合之众〉看网络群体和网络群体性事件》,《中外企业家》2013年第6期,第243页。 [346][21] 何显明等:《群体性事件的发生机理及其应急处置:基于典型案例的分析研究》,北京:学林出版社,2010,第39页。 [347][22] 初春华:《了解群众心理,做好群众工作》,《党史文苑》2009年第1期,第41页。 [348][23] 余建华:《网络乌合之众:一种社会心理学的分析》,《当代青年研究》2009年第2期。 [349][1] 周凯、刘伟、凌惠:《社交媒体、“沉默螺旋”效应与青年人的政治参与——基于25位香港大学生的访谈研究》,《现代传播(中国传媒大学学报)》 2016年第5期,第143-148页。 [350][2]Elisabeth N.The spiral of silence: public opinion—our social skin[M].Chicago: The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,1993. [351][3]王琦:《网络传播中“反沉默螺旋”现象浅析——以“家乐福事件”为例》,《新闻爱好者》2009年第6期,第67页。 [352][4]王国华、戴雨露:《网络传播中的“反沉默螺旋”现象研究》,《北京理工大学学报(社会科学版)》2010年第6期,第116-120页。 [353][5]周宏刚:《沉默不再扩散—沉默的螺旋理论在网络时代的变迁》,《东南传播》2006年第5期,第45-46页。 [354][6]刘建明:《受众行为的反沉默螺旋模式》,《现代传播》2002年第2期,第39-41页。 [355][7]姚珺:《互联网中的反沉默螺旋现象》,《武汉理工大学学报》2004年第6期,第286-288页。 [356][8]苏宏元、舒培钰:《网络传播重构新闻生产方式:协作、策展与迭代》,《编辑之友》 2017年第6期,第58-62页。 [357][9] Inglehart R.Culture shift in advanced industrial society[M]// Culture shift in advanced industrial society /.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,1990. [358][10]郭庆光:《传播学教程》,北京: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,1999。 [359][11]王威娜:《试析新媒体语境下“反沉默的螺旋”现象》,《传播与版权》2015年第12期,第92-94页。 [360][12]赵鹏飞、刘彦超:《新媒体时代网络舆情“沉默螺旋”与“反沉默螺旋”研究——以“罗尔事件”为例》,《武警学院学报》2017年第3期,第10-13页。 [361][13]周圆:《浅析网络舆情传播中的“反沉默螺旋”现象——以“成都女司机被打”事件为例》,《今传媒》2016年第5期,第54-55页。 [362][1]上海交通大学舆情研究实验室:《大数据与社会舆情研究综述》,《新媒体与社会》2014年第11期,第135页。 [363][2]郭雅楠:《民意调查频频被打脸?看完这篇文章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》,http://blog.sina.com.cn/s/blog_13762eb7d0102x4td.html?tj=1#commonComment?tj=1。 [364][3]上海交通大学舆情研究实验室:《构建综合舆情研究框架 开拓舆情研究新思路》,谢耘耕:《中国社会舆情与危机管理研究报告》,北京: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,2014,序言。 [365][1]毕研韬:《厘清战略传播十个基本问题》,《青年记者》2017年第4期,第48-49页。 [366][2] 于朝晖:《战略传播管理——冷战后美国国际形象构建研究》,北京:时事出版社,2008。 [367][3] 毕研韬、王金岭:《战略传播纲要》,北京:国家行政学院出版社、中央编译出版社,2011。 [368][4] 李健、张程远:《战略传播:美国实现国家安全与军事战略的重要手段》,北京:航空工业出版社,2015。 [369][5] 于朝晖:《中国企业海外经营战略传播环境研究:以周边国家为例》,北京: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,2016。 [370][6] 赵良英:《美国国家战略传播体系研究》,武汉:武汉大学出版社,2017。 [371][7] The US Department of Defense.Department of Defense Dictionary of Military and Associated Terms(As Amended Through 12 July 2007)[DB/OL].http://rael9.com/wp-content/uploads/2016/07/Jp1-02.pdf. [372][8] 严三九、刘峰:《从战略性传播视角探析金砖国家的国际传播策略》,《现代传播(中国传媒大学学报)》2015年第2期,第45-49页。 [373][9] 于朝晖:《整合公共外交——国家形象构建的战略沟通新视角》,《国际观察》2008年第1期,第21-28页。 [374][10] 史安斌、王曦:《从“现实政治”到“观念政治”——论国家战略传播的道义感召力》,《人民论坛·学术前沿》2014年第24期,第16-25页。 [375][11] 邵培仁、沈珺:《中国中亚国际传播议题的拓展与深化——基于新世界主义分析框架》,《当代传播》2017年第6期,第16-20+36页。 [376][12] 刘峰、严三九:《东盟国家周边传播的文化捷径》,《现代传播(中国传媒大学学报)》2018年第8期,第20-25页。 [377][13] 赵启正:《日本研究的“战略传播”使命》,《日本学刊》2015年第4期,第1-9页。 [378][14] 王芳:《国家战略传播框架与话语体系构建研究》,《广西社会科学》2017年第4期,第143-147页。 [379][15] 王维佳、翟秀凤:《美国政府是怎样输出价值观的》,《红旗文稿》2016年第2期,第33-36页。 [380][16] 史安斌、刘弼城:《电竞游戏:战略传播的软利器》,《青年记者》2017年第34期,第83-86页。 [381][17] 王艳丹:《新媒体时代战略传播与公共外交实践》,《青年记者》2017年第8期,第6-7页。 [382][18] 张建中:《中国对非洲的媒体外交与战略传播分析——以“央视非洲分台”为例》,《中国电视》2013年第3期,第87-90页。 [383][19] 段鹏:《论“中国梦”的对外传播战略——基于对〈华盛顿邮报〉和CNN有关“中国梦”报道的内容分析研究》,《现代传播(中国传媒大学学报)》2016年第8期,第30-34页。 [384][20] 张建中:《拉美的声音:从战略传播视角看南方电视台的崛起》,《中国电视》2013年第1期,第78-82页。 [385][21] 李少军:《论国家利益》,《世界经济与政治》2003年第1期,第4-9+77页。 [386][22] 刘雪山:《对美国国家利益的权威界定——〈美国的国家利益〉介评》,《现代国际关系》2001年第9期,第62-63页。 [387][23]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:《中国的和平发展》[EB/OL],http://www.scio.gov.cn/zfbps/ndhf/2011/Document/1000032/1000032_3.htm。 [388][24] 赵新利:《战略传播视角下的日本领土宣传体制》,《青年记者》2018年第4期,第82-83页。 [389][25] 袁胜、许清茂:《国外企业战略传播研究的启示》,《青年记者》2015年第29页,第91-92期。 [390][26] Fu Jiawei Sophia,Zhang Renwen.NGOs' HIV/AIDS Discourse on Social Media and Websites: Technology Affordances and Strategic Communication Across Media Platforms[J].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Communication,2019(13): 181-205. [391][27] 韩娜:《基于传播学视角的恐怖组织宣传特点研究》,《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学报(社会科学版)》2015,31(06):139-143. [392][28] 张立文:《和合学及其现实意义》,《辽宁大学学报(哲学社会科学版)》2012年第1期,第15-18页。 [393][29] 王维佳:《中国对外传播话语体系面临的时势与挑战》,《国家行政学院学报》2017年第3期,第10-14+128页。 [394][1]祁述裕、郭嘉、杨传张:《网络视听产业发展亟须优化监管方式》,《浙江工商大学学报》2018年第2期,第110-112页。 [395][2]江凌、盛佳怡:《上海市网络视听产业治理结构优化分析》,《江汉学术》2015年第1期,第113-122页。 [396][3]钱明霞、金中坤、刘松:《基于网络层次分析法的文化产业竞争力评价体系研究》,《科技管理研究》2011年第17期,第71-74页。 [397][4]张国良、支庭荣:《上海与国内其他大城市传媒产业竞争力比较》,《科学发展》2009年第6期,第88-101页。 [398][5]樊延安:《在路上——从“上海模式”看中国IPTV之路》,《中国数字电视》2009年第1期,第40-42页。 [399][6]田进:《促进与完善网络视听产业发展的几点看法》,《中国广播电视学刊》2011年第3期,第5页。 [400][1]张燚、张锐:《城市品牌论》,《管理学报》2006年第7期,第468-476页。 [401][2]范小军:《城市品牌塑造机理:成就卓越城市品牌的原理和方法》,成都:西南财经大学出版社,2008。 [402][3] 〔美国〕凯文·凯勒:《战略品牌管理》,北京: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,2003。 [403][4]奇志:《品牌策划管理》,北京:清华大学出版社,2014,第163页。 [404][5]郝胜宇:《国内城市品牌研究综述》,《城市问题》2009年第1期,第23-28页。 [405][6]徐颖:《城市品牌视角下“汽车城”形象资源整合策略研究》,《社会科学战线》2012年第11期,第238-240页。 [406][7]纪春礼、曾忠禄:《城市居民对旅游城市品牌形象的感知:基于品牌概念地图方法》,《旅游科学》2017年第4期,第64-78页。 [407][8]李雪敏:《基于生态理念的内蒙古城市品牌资产价值研究——以草原文化为视角》,《生态经济》2017年第2期,第81-84页。 [408][9]马亚华、胡少廷、管光扬:《城市品牌对工业企业绩效影响的研究——基于工业品质量信息传递的视角》,《城市发展研究》2016年第1期,第116-124页。 [409][10]叶巍岭、周南希:《“国际金融中心”需要怎样的城市形象广告片?——上海城市形象广告片的受众认知和态度比较研究》,《上海经济研究》2011年第9期,第28-39页。 [410][11]祁明德:《城市发展成就与城市品牌感知实证研究——来自广东省21个城市的实证经验》,《系统工程》2013年第6期,第22-29页。 [411][12]宋欢迎:《中国城市品牌形象受众感知评价研究——基于全国36座城市的实证调查分析》,《新闻界》2017年第3期,第33-41页。 [412][13]蒙田原:《大西安建设背景下新媒体与城市形象传播研究》,《今传媒》2017年第3期,第65-66页。 [413][14]胡广梅:《旅游城市形象新媒体传播的社会化机制探析》,《新闻知识》2015年第8期,第57-59页。 [414][15]宋欢迎:《新媒体环境下的城市品牌形象管理》,《新媒体与社会》2017年第1期,第160-174页。 [415][16]王彩云:《媒体融合背景下沈阳城市文化品牌传播的策略研究》,《大舞台》2015年第11期,第247-248页。 [416][17]姚曦、李娜:《中国品牌传播研究的学科知识可视化分析》,《现代传播》2018年第5期,第116-122页。 [417][18]张锐、张燚:《重庆城市品牌塑造的现状、问题及对策建议》,《2006年重庆蓝皮书》,重庆:重庆出版社,2006。 [418][19]范红:《城市形象定位与传播》,《对外传播》2008年第12期,第56-57页。 [419][20]马强、王金花、耿金文:《镇江市城市空间特色的探寻及规划引导》,《江苏城市规划》2013年第2期,第14-18页。 [420][21]王寿春:《城市休闲经济的规模与产业结构构建研究》,《财经论丛》2005年第3期,第22-28页。 [421][22]朱铁臻:《城市品牌战略与自主创新》,《经济与管理研究》2006年第2期,第22-23页。 [422][1]David M.J.Lazer,et al.,The science of fake news[J].Science,2018(6380):1094. [423][2] 陈力丹:《美国“黄色新闻”潮的中国启示》,《新闻前哨》2010年第10期,第29页。 [424][3] 史途:《纳粹为什么迫害犹太人》,《环球时报》2005年1月28日。 [425][4]〔美〕哈罗德·拉斯韦尔:《世界大战中的宣传技巧》,张洁、田青译.北京: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,2003,第22页。 [426][5]Michael P.Lynch,Googling Is Believing: Trumping the Informed Citizen[N].,2016-03-09. [427][6]Frederik Jacobus,Johannes Buytendijk,Husserl's Phenomenology and Its Significance for Contemporary Psychology[C]//Kockelmans J.J.(eds).,1987 (103):32. [428][7]〔德〕哈贝马斯:《交往行动理论(第2卷)》,洪佩郁等译,重庆:重庆出版社,1994,第200页。 [429][8]Kevin Rawlinson,Fake news is “killing people's minds”,says Apple boss Tim Cook[N].,2017-02-11. [430][9]Amy Chua,[M].New York: Penguin Press,2018:165. [431][10]Marc Sageman,[M].Philadelphia: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Press,2008:109-124. [432][11]Nyla R.Branscombe,et al.,Intragroup and intergroup evaluation effects on group behavior[J].,2002(6):744-753. [433][12]〔法〕古斯塔夫·勒庞:《乌合之众》,冯克利译,北京:中央编译出版社,2000,第38-39页。 [434][13] Soroush Vosoughi,et al.,The spread of true and false news online[J].Science,2018(6380):1149. [435][14] 姬虹:《夏洛茨维尔暴力冲突折射美国社会种族新问题》,《人民日报》2017年8月19日第6版。 [436][15] 森本学:《极右翼政党在欧洲势力扩大》,《参考消息》2018年8月14日第10版。 [437][16]〔英〕约翰·基恩:《媒体与民主》,郤继红等译,北京: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,2003,第130页。 [438][17] 龚群:《译者前言//麦金泰尔:德性之后》,龚群等译,北京: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,1995,第6页。 [439][18]〔美〕罗尔斯:《政治自由主义》,万俊人译,南京:译林出版社,2000,第226页。 [440][19] Michael D.Rich,The Erosion of Truth: Remarks from Politics Aside 2016[R].Santa Monica,CA: RAND Corporation,2016. [441][20] 何晓跃:《美国种族主义和排外主义回潮:特征、成因及影响》,《当代世界与社会主义》2017年第3期,第105页。 [442][21]Nikos Smyrnaios,et al.,The Impact of CrossCheck on Journalists & the Audience[EB/OL].(2017-11-25).https://firstdraftnews.org/wp-content/uploads/2017/11/Crosscheck_rapport_EN_1129.pdf/. [443][22]Monica Bulger,Patrick Davison.The Promises,Challenges,and Futures of Media Literacy[EB/OL].(2018-02-21).https://datasociety.net/pubs/oh/DataAndSociety_Media_Literacy_2018.pdf. [444][23]Aengus Collins,et al.,The Global Risks Report 2018[EB/OL].(2018-01-17).http://reports.weforum.org/global-risks-2018/. [445][24]Jacob Finkel,et al.,Fake News and Misinformation[EB/OL].(2017-10-31).https://law.stanford.edu/wp-content/uploads/2017/10/Fake-News-Misinformation-FINAL-PDF.pdf. [446][25]Michael Chertoff,Fake News and the First Amendment[EB/OL].(2017-11-10).https://blog.harvardlawreview.org/156-2/. [447][26]〔美〕麦金泰尔:《德性之后》,龚群等译,北京: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,1995,第6页。 [448][27] 《政治分裂加深美国治理困境》,《人民日报》2018年3月2日第21版。 [449][28] Damian Tambini,Who benefits from using the term “fake news”? [EB/OL].(2017-04-07).http://blogs.lse.ac.uk/mediapolicyproject/2017/04/07/who-benefits-from-using-the-term-fake-news/. [450][29] Rosamond Hutt,The world's most popular social networks,mapped[EB/OL].(2017-03-20).https://www.weforum.org/agenda/2017/03/most-popular-social-networks-mapped. [451][30] “机器人水军”来了,进一步搅浑网络江湖[EB/OL],高工机器人新闻,(2016-12-02).http://www.gg-robot.com/asdisp2-65b095fb-59233-.html。 [452][31]Fake Internet Content a High Concern,but Appetite for Regulation Weakens[EB/OL].(2017-09-21).https://globescan.com/fake-internet-content-a-high-concern-but-appetite-for-regulation-weakens-global-survey/. [453][32]Many Americans Believe Fake News is Sowing Confusion[EB/OL].(2016-12-15).http://www.journalism.org/2016/12/15/. [454][33]〔美〕戴维·温伯格:《序言:知识的边界》,胡泳、高美译,太原:山西人民出版社,2014,第10页。 [455][34]Michael P.Lynch,[M].New York: Random House Audio,2016. [456][35]〔美〕凯斯·桑斯坦:《网络共和国》,黄维明译,上海:上海人民出版社,2003,第10-42页。 [457][36] Nic Newman,Journalism,Media,and Technology Trends and Predictions 2018[EB/OL].(2018-01-10).https://agency.reuters.com/content/dam/openweb/documents/pdf/news-agency/report/journalism-media-technology-trends-and-predictions-2018.pdf.
[展开]

相关推荐

发表评论

同步转发到先晓茶馆

发表评论

手机可扫码阅读